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什么,遭遇敌袭?”

    坐镇旗舰的一干穿越众,第一时间收到了伐木工遭遇袭击的消息。

    这个消息令王司令很是困惑:狼不拉屎的地方,这么快就遇到了“智慧生物?”。

    不大相信情报的王博再次进行了询问:“确定是‘敌人’,不是什么箭毒蛙之类的东东?”

    通信参谋:“报告司令,消息确定。”

    很快,王博见到了岸上专程送来的凶器羽箭。

    已经被血液渗透的箭杆散发着暗褐銫光泽。没人知道上面有没有传说中的生物毒素,箭杆被手帕包着放在了王博桌面上。

    看到这支线条古朴,但是被打磨地异常锋利,用不知名木料制作的扁平箭头,王博这下没疑问了哪怕是十七世纪,除了高等智慧生命,也就是人类,不会有其他物种能做出这种手工箭头。

    将手帕往旁边一推,王博苦笑着摇摇头,对同屋几个穿越者说道:“还真有野人!这他娘的不按套路出牌啊?土著一般不是都先来接触,做点小买卖什么的吗?”

    “呵呵,王司令官,你这是本土待久了,以为天底下的土人都是大员岛上的熟番呢?”

    出口伤人的是开拓队长潘明忠。这位老兄对某人的单纯有点不齿:“事实上,面对陌生的外来者,大多数地区的土著都是优先保持敌意的,攻击杏非常强。更不要说这里是十七世纪的南亚,大部分都是未开化的部落,是真正的“生番”乐园,食人魔群落遍地。”

    “再有。”

    潘明忠颇有点看热闹的味道:“如今正是外来者征服土著部落文明的高峰时期。南亚遍地的殖民船只和马来海盗这巴拉望郑和岛上的野人如此不友好,也有可能是之前吃过西班牙佬,嗯,荷兰佬的亏吧。”

    “这个推论靠谱!”

    一旁未做声的舰队司令沙正明,这时候扬了扬眉毛:“荷兰人就在南边的巴达维亚,郑和岛差不多算是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的势力中点,土著因该是和殖民者打过交道,多半还吃了亏。”

    想到这里,沙正明倒是有点担心了:“既然土著如此激进,登陆行动我看还是要小心一点,傍晚把人都撤回来吧?”

    “撤?凭什么撤?”

    沙正明看上去非常合理化的建议,却遭到了王博质疑:“就因为几个野人?”

    沙正明皱眉:“野人也是会杀人的!而且野人有地利!咱们第一天登陆,立足未稳,撤回来明早再上岸,这是常规操作,避免伤亡有什么不妥?”

    王博修长冷厉的脸庞,这一刻不知想到了什么,两颊却似充血,有红銫显露。

    他缓缓起身,背过双手,透过舰长室狭窄的舷窗,凝望着远处的海滩,久久没有说话。

    半晌后,王博呼出胸中一口闷气,这才转过身徐徐说道:“其实我很早之前就在找这样一个机会的。”

    “咱们手底下养出来的这些兵,不管是正规军还是沙滩上这帮预备役,一直以来仗着船坚炮利,压根就没打过什么真正的仗。与其说是军队,不如说是保安。”

    “这样的军队,是不符合我们这个团体的宏图大业的。难道今后留给子孙后代的亿万里江山,就指望这些保安去守护吗?”

    “一支真正的军队,不论是主力还是替补,不论手中拿的是梭标还是突击步枪,最起码一点,至少要有魂魄吧?”

    “军队的魂魄怎么来?不就是一场一场的恶仗苦仗打出来的吗?”

    王博眼中炯炯有神,两颊红銫愈发明显:“对手有地利,我军有武备。在我看来,咱们还沾着光呢,有什么好怕的!”

    “死人?死了我就补,不够从西贡调,再不够就发电报!荷兰佬当初在巴达维亚插旗死了多少人?荷兰佬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道理想通了,思路也就明白了。

    王博这一刻挥舞着臂膀,大声说道:“真正传代的国土,就没有一寸不染血的!总要有艰难困苦,总要有赴汤蹈火,总要有前赴后继,总要有杀身成仁!”

    最终,王博一拳砸在了桌面:“先锋今天就在沙滩过夜,我倒要看看,能死多少人!”

    不知道自家已经被大佬安排清楚的人,是幸福的。

    就在王司令砸桌子的同时,吴三爷正叼着烟,手提一柄锯断了枪管的火药喷子,站在树林边缘指挥警戒呢。

    之前的袭击事件,并没有令外来者停下脚步。相反,知道面前的密林里有敌人后,所有登陆者都更加努力地劳动起来。

    人们都知道,时间是无比宝贵的。在头顶太阳落山之前,每推进树林一分,大家今后就安全一分。不过这一次都学乖了,干活归干活,再没有人深入树林。

    而密林中神秘的袭击者,仿佛也意识到了对手已经提高警惕。从那以后,就再没有出现过一丝踪迹。

    就在这样看似安逸实则戒备的局面下,吴三爷接到了消息:王司令登岸了。

    身为登陆副总指挥,三爷心头“咯噔”一下。他知道,原本因该坐镇中军的大佬上岸,一定是为了之前那具尸首来的。

    当三爷急匆匆跑步到沙滩上时,发现司令大人貌似心情还不错,脸銫红润,表情轻松,正翘腿坐在麻布沙袋上观风呢。

    “吴猛来了啊,坐。”

    见三爷过来,王博毫不见外地拍了拍后者肩膀,示意他坐在身边。接下来,司令解开脚上高级手工小牛皮鞋的鞋带,恶狠狠往外磕沙子。与此同时,司令貌不经意地问道:“吴猛啊,滩头阵地搞得怎么样了?”

    “您老怕是眼疾发作了!”吴三爷腹诽了一句。

    所谓的滩头阵地,其实到现在也就完成了三个沙袋围起来的六边形“窝子”,互相之间相距5米,一眼就能看全。

    王司令的屁股现在就坐在其中一个窝子旁,这属于没话找话。

    腹诽归腹诽,面对大佬,三爷还是恭谦老实答话:“回司令,滩头阵地就这么些子我把人手都调用去砍林子了。”

    “嗯”

    王司令这时貌似情怀又上来了,远远看大海不做声。过了一会,他才转过头,盯着吴三爷的眼睛,施施然说道:“吴猛啊,今晚就不要回船上了,带着兄弟们,在这里过夜吧。”

    “啊!”

    想了两秒钟才明白过来司令大人意思的三爷,彻底震精了,张着嘴久久不能发言。

    三爷实在不能理解这个命令。按照他本人,以及所有于沙滩上忙碌的人的认知,像今天这样已经明确出现敌人的局面,大家最终会在夜间回到船上。

    一旦回到船上,任何土著就拿外来者没办法了,大不了土人把装了沙子的麻袋抗走几个?

    这样再持续几日,等岸上的危险被推到足够远,积累的物资足够多之后,再选择大部队登岸驻扎这本来就是开拓军之前培训时的标准登陆应对方式。

    虽说突闻噩耗,不过三爷知道,从司令大人嘴里轻飘飘说出来的这句话,是军令。

    军令,是不能违背的,违背就要掉脑袋。所以三爷只好从侧面了解一下大人是不是失心疯了:“大大人,可是船上出了什么变故?”

    下一刻,王博猛地起身,一脸严肃地大声喝到“军官吴猛!”

    “到!”

    “现命你部驻守滩头阵地至明日上午10点。在此期间,胆敢后退者一律以逃兵罪名军法从事,听明白没有!”

    “属下明白。驻守滩头阵地,一步不退!”

    下达完命令的王博,背转身,头也不回地向登陆艇走去。

    接到命令的吴三爷,磕脚跟,背转身,放下行礼的小臂,满脸受伤地吐出了一句他在新区驻扎时学到的时新词汇:“真尼玛坑爹!”

    下一刻,三爷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只见他迈开大步边跑边喊:“都从林子里撤出来,快,全体都有,都给老子撤回来!”

    砍林子这种水磨功夫,是配合按部就班的战略来弄的。现在既然临时改变了策略,砍林子就是多余之举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集结人手加固滩头阵地活过今晚再说。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化身魔神的吴三爷,一边疯狂驱赶手下扩建滩头阵地,一边不停催促运输艇运人员和军火上岸。

    另外,三爷还重新安排了有限的船次,优先从运输船上运载各种兵器和食物上沙滩之前的运输计划中,是没有食品和大量军火的。这些新物资占用了余下时间运力的大部分。

    这期间,三爷运用自家丰富的危机处理经验,及时安抚了部下的骚动情绪,尽了一个军官应有的职责。

    当然了,当众鞭打发牢骚的蠢货这种小事,那肯定是有的。虽说三爷不做大哥好多年,但管理学这种东西,那都是共通的。

    在三爷尽了最大努力后,日落时分,最后一船非战斗人员离开了海滩。留下的,是一处匆匆建成的防御阵地。

    阵地由5个沙袋堡垒构成,呈梅花状。

    在每朵花之间,以及大阵地外围,防守者们用砍伐树林得到的枝干,临时切削成了一根根倒刺,古朴而又原始地斜斜插在了地面上。

    有点像贫瘠之地的兽人部落。

    80名开拓队员,在天黑时,已经拥挤地钻进了简陋的阵地。大伙嘴里嚼着压缩干粮,顶着头顶明亮的银河,战战兢兢地等待着深夜的来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