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原始环境下的南海,碧空如洗,白云如纱,天光明媚。

    低头看去,是热带海域特有的清澈洋流。嫩绿色的海底折射出七彩光线,斑斓的海鱼在红色珊瑚丛中穿梭,风景奇丽。

    下一刻,煞风景的来了。

    “噗”的一声后,有人往海里吐了口水。

    浑然不觉自己素质很差的吴三爷,抹抹嘴角,若无其事地将将一个新式赛璐珞烟嘴塞进了嘴巴。

    极其珍惜得狠吸几口,直到烟卷燃尽然后三爷吸到了难闻的塑料味,这才发现廉价的赛璐珞烟嘴已经焦化不能用了。

    用家乡土话咒骂了一声新区石牌村小商品市场的假货后,吴三爷将烟嘴弹进了清澈的海水开辟了人类污染海洋的新篇章。

    已经是出发后的第10天了。

    之前的航程还算平稳。11月份的南海,遇到风暴的概率不算高。从西贡出发,船队放慢航速适应本地海况,兜兜转转,一路上兼顾测量,以白天3-4节,夜晚2节的速度缓慢南行。

    就这样,500公里的海程足足晃悠了10来天。直至今晨,船队才由北方进入了南沙海域。

    南沙群岛海域,海况复杂。根据后世统计,这片海域一共有230多座岛屿、沙洲、暗礁、暗沙和暗滩。

    然而在十七世纪,这个数字大概率是不准的。谁也不知道几百年前这里有多少暗礁和暗滩,它们的位置又在哪里,相对后世有多少移动。

    于是,来到南沙外围后,船底径直在一处大泻湖区下了锚,并没有着急进入群岛内部。这也是大伙能在大洋深处欣赏到浅水景观的原因,然而船队中大部分人已经对这些免疫了,一路从大明行来,这样的景色大家见得太多。

    只能说,船队下锚暂驻,给了吴三爷一干人出舱放风,祸害环境的机会。

    “三爷,抽我的!”

    吴三爷前脚扔掉烟嘴,后脚就有那伶俐小弟给大哥递上了货。

    “嗯,不错,扁担有长进!”

    递烟说话的是贺扁担。

    贺扁担这个永远吃不饱的挑夫,现如今在开拓军里混得不错。

    吃饱吃好都是小事。经过之前几次出任务与各路贼寇打战,贺扁担的名声已经打了出去。现在开拓军内部很多人都知道,吴三爷手下有个陷阵冲锋的八尺猛人。

    当然了,人都是喜欢听英雄故事的。至于贺扁担每次陷阵时身上穿的那些超越时代的护具,就没人提了。

    见三爷得意洋洋的领导作派,一旁有人忍不住开始说风凉话了:“扁担,你这厮横是没眼力,见三爷升官才想起来巴结?迟喽!”

    说话的是玉生少爷。

    黄玉生这个这个昔日土财主家的少爷,如今壮实许多。他留着三毫米头型,穿一件牛仔布衬衣,把着双臂,靠在船帮上一副笑眯眯模样。

    玉生少爷说得没错,吴三爷确实是升官了。

    就在开拓船队出发后的第一个白天,三爷在所有小队长出席的甲板作战会议上,被主持会议的大佬王博,亲自任命为开拓军中队长兼登陆副指挥官。

    这个中队长头衔是非常有含金量的,已经属于开拓军的高级指挥官层级了。

    由于开拓军的编制比较散漫,所以身为中队长的三爷,有权在穿越者上司不在的情况下,指挥当地所有开拓军小队,不论总人数是200还是500。

    听到玉生少爷的揶揄,贺扁担赔笑着又从竹烟盒里抽出一只卷烟送上:“书生大哥俺从来都佩服得紧。”

    “嗯哼。”

    玉生抽了扁担的烟,貌似也不酸了。只不过身为团队师爷,他今天话头却是不少。

    想一想后,玉生又若有所思地悠悠说道:“万里迢迢来这劳什子郑和岛,大哥,这官儿怕是不易做啊!”

    玉生说完这句话,场面突然变得有点安静。

    导致话题突然变沉重的原因,其实是吴三爷升官时,得到的另一个不那么起眼的头衔:登陆副指挥。

    所谓的登陆副指挥,用人话说,就是坑主负责长期驻守桥头堡的指挥官。

    远在无名海域,大伙只在地图上见过的郑和岛,可不是近在大明咫尺的越南鸿基煤矿。在这等天涯海角之地驻防,一旦有事,那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全靠自家给自家挣命了。

    都知道这活儿的危险性。所以这两天下来,大伙看似热闹天天恭喜大哥升官,实际上心里都有点打鼓。

    “哈!”

    之前保持沉默的三爷,大约是觉得有必要给弟兄们说道说道了。下一刻,他坦坦荡荡地回应:“少爷说笑了,本就不易。”

    “这曹大帅手下的官儿,可不是朝廷那起子废物。要不是看我老吴有几分血勇气,手底下有你们这些生死兄弟撑腰,那王大人能发下来这顶官帽子?”

    三爷这两句话一说,弟兄们顿时来了劲头:是啊,三爷这顶官帽子,那也是咱弟兄们卖力帮扶来的!

    “咱们这开拓军,是人都晓得,本就是为了占野人的地才成军的。现如今军法森严,便是没有这顶官帽子,你我弟兄说不得也须去那郑和岛走一遭。大伙当初既是投帖报名上了曹大帅的船,那今日也没得后悔药吃。”

    “弟兄们,老哥这话可中肯?”

    见弟兄们纷纷点头,吴三爷笑呵呵地拍一下手:“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得是我还白饶一个中队长,你们说,是赚是赔?”

    三爷这把道理掰开揉碎一讲,弟兄们就听懂了。

    见大家眼中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三爷知道,可以许好处了:“你我弟兄从夷州地界就陆续相识,如今早已是生死过命的交情。我吴猛今日把话撂在这里:弟兄们照旧给我老吴撑腰,等上了岸,我这个中队长,日后定会仔细护得弟兄们周全!”

    说到这里,吴三爷眯起眼,弓下腰,压低声音:“知道王大人当日给我老吴允诺啥了吗?”

    一堆人把脑袋凑了过来。

    “大人那天私自给俺说:吴猛,这郑和岛,大帅也盯得紧!你好好给老子把桥头堡守住,就算是给咱们开疆了,将来少不了你一个世代富贵。”

    三爷讲到这里,伸出三根手指,继续模仿大人那天的语气:“三年,只要守住最艰苦的三年。到时候,你有了功劳,我亲自给你办手续,把你的补偿款转成张苏港的股份你知道张苏港现在一平方多少银园了吗?”

    三爷讲到这里,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他用力拍着大腿,指着面前一帮小弟,家乡话都出来了:“侬这帮瘪三,跟着老子,终有白相勒开心那天喽!”

    听到自家只需要坚守三年,就可以去传说中的上海滩花差,一帮核心小弟顿时群情激昂,纷纷表示要跟着大哥好好干一番事业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方海面传来的几声隆隆礼炮声响,也给三爷的豪言壮语划上了完美的句号:一艘线型优美的风帆快船,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元斗号”勘探船,是最早期命名的第一艘勘探船。迄今为止,元斗号已经升级到了第四代。

    最新的这一代元斗号,是浅吃水型的专业勘探船。其上安装了先进的声呐和雷达,甚至还有电脑测绘记录系统,可谓不讲武德的典范。

    开拓船队之所以在泻湖下锚,就是为了等待元斗号的到来。

    事实上早在一个月前,元斗号就奉命来到了南沙海域开展测绘行动。

    今天双方汇合后,元斗号很快驻泊在了船队旗舰附近。接下来,就有小船载着从绳梯上爬下来的几个人影,登上了元斗号。

    在这之后,船队先是对元斗号展开了一轮补给。各船随后都派出小船,吊装物资,来回穿梭运输。

    待到傍晚时分,接到命令的各队长又集结到旗舰甲板上开情况通报会。

    最终,开会回来的吴三爷告诉大伙:前路已明,明日开拔。

    第二日一早,随着一声号炮响起,船队拔锚。

    这次开拔后,司令沙正明下令集体调整到3节低速。所有船只排成一列纵队,由元斗号做为领航员,一头扎进了南沙深处。

    一路上纵队缓慢跟在元斗号后方,谨慎绕过各种危险区,时不时还要停下来修整,测量航路。

    有了元斗号事先探测好的大致路线,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波折。超越时代的先进科技提供了保证,船队得以躲过了无数暗礁和暗滩。

    就这样小心驾驶,不到500公里的海程,硬生生又走了5天。直到11月10日,开拓船队才穿过了后世人们耳熟的南沙群岛,望见了地平线上那一条黄绿色的陆地色带。

    即便在后世,临近赤道湿热带的巴拉望岛,也是南亚原始生态保存最好的岛屿。更何况现在是十七世纪。船队最终到达的岛屿西段,完全是一片原始热带风貌。

    这种热带密林地形,旅游起来是极好的。然而此刻在船队中拥有望远镜的人眼中,这里不折不扣就是地狱了密密麻麻的原始热带植物占据了岛屿上的每一寸土地,密度远远超过了大家之前待过的越南海岸。

    一想到未来要在这种环境下开辟种植园和矿场,此刻待在船队中的穿越者,无不头皮发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