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舰队闯进西贡外港的同时,王博陆续接到了外围哨探的报告。

    哨探并不是一路人马。其中有王博自己派出去的开拓军侦察兵,也有联军各部自家的斥候。

    这些哨探无一例外都带来了同一个消息:北面并没有援兵出现的迹象。

    最终汇总情报后的王博,也只能长叹一声对副官说道:“唉,舰队进港,陆地上势必也演不下去,把队伍调回来攻城吧。”

    “是!”

    这里所说的队伍,是自家队伍,开拓军。

    对于西贡城的前期攻打,之前一直由联军中其它几家轮流上场的。

    这样做,固然有一点消耗炮灰,活动筋骨的意思在里面,但这不是主要的。联军司令王博屯兵西贡城下,最想做的,是围城打援,消灭柬埔寨王国有可能从北方高原派下来的援军。

    为此,王博不惜大动干戈,先是安排了军纪比较差的北越军一部去西贡城北方“打草谷”,驱赶民人,制造战场无人区。

    接下来,他派出开拓军主力1500人,在北面寻找有利地形驻扎,广布哨探,准备舒舒服服打一把援。

    然而,除了一开始得到消息后少量紧急进城支援西贡的部队之外,最终,王博并没有等来金边方向的援军。

    也就是说,以金边为首都的柬埔寨高原王国,事实上已经放弃了西贡城,以及西贡城所代表的湄公河低地产粮区。

    “这就是所谓的历史惯性吗?”

    当王博下令调回主力,准备破城时,嘴里这样嘟囔了一句。

    历史上的西贡城,也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被占领的。

    在这之前,掌控湄公河平原的高棉帝国,是9世纪至15世纪的强大帝国。

    然而到了明中叶,和暹罗之间的连年战争导致高棉帝国国力衰退。最终,国都吴哥城被暹罗人攻占烧毁,柬埔寨人不得已退到远离暹罗的方向,在金边城重立了国都。

    自此后,基本盘位于高原地带的柬埔寨王国,就渐渐丧失了对西贡平原的掌控能力。

    真实历史上,就在明末清初这个时间段,西贡最终被南越阮氏侵占。如出一辙的是,城池陷落时,金边城同样没有派出支援,眼睁睁看着自家领土流失。

    “可是那都是六十年后了啊!”

    王博有点不解。历史上西贡的陷落,首先是因为越南内战造成的大批难民冲入了湄南河平原,这之后西贡才被越南人顺水推舟拿下。

    那个时间点,已经是清康熙三十七年,西贡城内外遍地都是越南人,最终的陷落可以说是里应外合顺水推舟,南越阮氏夺取西贡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

    王博想不通的一点就在这里。眼下才是“30年代”,湄公河平原上还没有多少越南难民,西贡内外都还是柬埔寨人为主。

    然而就这样的环境下,他特意围攻西贡多日,居然也不见金边方向的援军这让王博有种拳头打到空气中的失落感。

    对于他来说,消灭北方柬埔寨王国可能出现的野战兵团,是为今后“长治久安”必须走的一步棋。

    可眼下这种局面,他就有点摸不透了:到底柬埔寨人确实是虚弱无力,还是留着力气准备哪天下山搞他菊花?

    前一种可能属于历史惯性使然,说明柬埔寨人早就虚弱不堪。后一种的话,他王司令官就有点头大了:针对北方高原长期布防,无疑会令本来人手就不宽裕的南洋总督府捉襟见肘。

    负责军事的王司令这一刻感到脸面无光。

    “真他娘的晦气,又要搞情报搞布防!”

    没能毕其功于一役的王博,心情自然不是很好。这导致他第二天一整天都阴着脸,哪怕西贡城开也是如此。

    西贡开城,并没有什么波澜。

    事实上要是王司令愿意,屯兵城下的第一天就能敲开西贡城门。毕竟更加坚固的顺化城都能敲开,西贡城也没什么难度。

    调集回来的开拓军主力,采取“后膛枪压制+人工爆破”的高科技手段,轻松炸开了西贡城门。

    这一干净利落的行动,第一次暴露了明国陆军的规模化组织能力,震慑了敌人&友军,让一直缺乏直观感受的联军各部明确认清了形势,收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是的,在国内是青铜,出了国在这些南洋土包子面前,轻武装的开拓军就变成了王者。

    开城后的事项波澜不惊。毕竟一路走来,已经开了足够多的城,大家也都麻木了。

    不过流程终归是要走的。开拓军进城后,第一步就是收降守军,用火枪压制城内所有战略地点。

    控制全城节点的行动很顺利,因为守军骑士早已失去了战斗意志。之前要不是王博故意放水,守军大概率是坚持不到今天的。

    这一点很快有了验证:根据俘虏交待,负责镇守西贡的柬埔寨副王,在看到地平线上出现民居被焚烧的烟柱当夜,就带着金珠财宝从西门出城跑路了。

    得知这一消息后,王博阴沉着的脸面轻松了不少:副王身为柬埔寨王国最高层,是一定知道朝局内幕的。

    这一次副王不战而逃,大概率说明,金边府上层早早就默认放弃了低地领土。

    心情由阴转晴的王大司令,在部队接管西贡城的当天下午,率领亲随,骑着高头大马,踏进了西贡城。

    和明人习惯的府城不一样,西贡这种纬度更低的城市,建筑格局明显比越南那边还简陋了很多。

    城市里河道密布,密密麻麻的小船随处可见,数量最多的建筑物是贫民居住的竹棚草屋,里面躲藏着惊恐的西贡贫民,砖石建筑很少。

    在脑中回忆了一番“生前”某些电视镜头中的南亚民居,发现和眼前的实景差不多之后,王博也只能摇摇头,率兵进了副王府。

    遍地狼藉的副王府,是城中最豪华的建筑,勉强配得上“深宅大院”的明朝缙绅档次。

    王司令入府,坐进大堂,二话不说,就把令来行。

    首先是打发北越人滚蛋。

    在这之前,南洋攻略团队定下的战略,是尽可能利用北越人做炮灰来侵占更多的南方土地。

    可是事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随着时局发展,南洋团队发现,之前是有点思虑过头了:工业化的巨大力量无往不利,即便是远离本土的陌生地区,依旧能令穿越者身强体壮万事如意。

    既然这样,那有些事就不用太过谨慎,可以适当快速推动发展进程。

    本着这个思路,在北越朝廷统一一事上,穿越者毫无顾忌地和郑王爷翻了脸,不但按计划保下了阮氏族人,还额外插手武装了阮氏核心部队。

    这样一来,公开扶持叛逆,就等于彻底和北越新朝翻了脸。

    但同时也收获了一支相对忠诚的外围武力。

    那么到了西贡破城的这一天,北越兵的最后一点剩余价值也榨取干净了:之前联军在湄公河平原烧杀抢劫打草谷都是打着北越朝廷的名义去做的。

    现在,王博要打发北越人滚蛋了。再往后经营湄公河产粮区,乃至攻打暹罗这些好事,都和北越新朝廷没关系了。

    虽说这一路走来,北越主将也看出了盘踞西贡对于国家的好处。然而远在顺化的北越新朝廷现在还忙于整顿内务,根本顾不上将视线投射到湄公河平原。

    所以面对王大司令这个再及时不过的要求,刚刚产生了一点占坑想法的北越主将,也只能咬牙点头应是,答应带部众“回国”。

    北越主将很清楚,形势比人强。眼下明人的火枪队占了城池,还有阮氏兵马帮衬,自家这点人根本不是对手。万一起了龃龉,自家一定会吃大亏。

    再说了,主将其实也没有从自家王爷那里得到什么捣乱的授权。

    嚣张跋扈的王司令,压根没有正眼再看军将的动作不识时务的人就没有好下场,明天再让老子看见你们在西贡周围晃悠,说不得就要开枪送客了。

    打发走一干厌物后,王司令搓一搓脸,堆起笑容,下令召见侯在门外的一批客人。

    什么客人呢?明人商贾。

    后世有远赴非洲卖小商品的哥们,十七世纪也有在南洋各个城邦开门做生意的明人商贾集团。

    这些明商熟知当地情况,又能写会算,血脉同源,还有比这更完美的带路党吗?

    事实上,南洋都督府之所以敢大踏步的“占地”经营,这些熟知各地情势的明商就是重要筹码,早就被纳入总体计划中了。

    这也是明商们能第一时间来到副王府参见王大将军的原因:情报部门在发兵之前就派人来西贡联络沟通了。

    商人们没有失望。

    身为军人的王博极其干脆,双方甫一见面,司令大人就掏出了一叠由广东总兵府签发的委任书明朝叫告身,开始搞火线提干。

    火线干部们这次算是抄着了,他们从这一刻起,真是坐上了火箭,从平民一夜间被提拔到了副县级整个湄南河平原被总督府划分了若干区县,火线干部们统统就地升任副贰官:县丞。

    这种人人有功练有官做的大场面,原本只是打算来当几天带路党混一点工业品分销权限的本地明商震惊了!

    下一刻,王大人承诺:只要各位老实辅佐舰队随后送来的那些本土县令,那么大伙的好日子还在后面。到时候你们每家都可以在这肥沃的湄公河两岸跑马圈地,开种植园,给子孙挣下一份传世家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