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时间:1634年8月。

    地点:湄公河三角洲,西贡城外。

    原本繁华热闹的外围市集,此时已然变成了吵闹的军营。如果用上帝视角从西贡城头往东北方望去,就能看到,在水系绵延,被热带植被覆盖的平原上,出现了一条颜銫略异的通道,从越南方向延续了过来。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尖厉的牛角号声,大批头戴斗笠的士兵,高举着铁刀,在一片绵绵雨水中冲向了对面的城池。

    4个月前的顺化会议,北越新朝廷最终在强势的明人面前低了头,体会了一把我大清被列强搓扁揉圆的酸爽滋味。

    会议结束后,列强南洋总督行盈随即于顺化城内一处官宅草草开张,并在当晚拼凑出了一个联军的草台班子。

    联军以2000明国开拓军为核心战斗力,其余山头有南越残部、北越支援部队、以及占城羁糜州派出的参战部众。

    这其中,3000北越支援部是之前就谈好的。不过在发现明人窝藏坏心打算养虎为患后,北越人派出的支援部队随即缩了水。不光是人数和质量上都缩了水,部队的情绪也很不对头。

    其次是以阮福源为首的阮氏部众。

    阮氏是真心投靠。

    阮氏全族这一次逃出虎口,全靠了明人发话撑腰。另外,时候阮氏还能保留2000名核心部众的编制,也是明人力保的后果。这一结果令北越新朝愤恨无比,同样因此,阮氏一族也无从选择,站在了明人一方。

    所以此次联军的组建,阮氏残余部众尽出。

    不出也不行了。

    由于惧怕事后新朝廷一定会发生的打压和迫害,阮氏这次随军的不光是有部众,还托老携幼,将自家以及自家附属的一些家族全部撤出了越南领土。

    这是活脱脱的举家出奔,投靠明人。

    南洋总督府对此肯定是乐见其成的。有这样一支依附过来的本地土著势力做为带路党,能大大提高前期对于湄南河平原地带的掌控速度。

    最后,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占城国部队了。

    偏居一隅的占城人,无论对阮氏还是郑氏都没有好脸銫。他们很清楚,只要是个越南人当权,那都是一丘之貉,会对占城土地进行无休无止的侵占。

    至于这伙突然冒出来的明人占城人起初是抱有希望的,但是后来通过接触,发现明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明人并没有给占城人承诺,保证占城不被吞并。

    明人只是承诺,在占城人出兵期间,会“调停”新朝和占城的矛盾。

    这样一来占城人出兵就不想出兵了。

    可是,不出兵是不行的。在这件事上,明人态度极其强硬自古君王出兵,诸侯从征。你一个羁糜州这次要是不响应号召,那我就先联合其他人灭了你。

    内里虚弱的占城人在某势力露出凶恶嘴脸后,没办法只能屈服,答应出兵1500,再出2000辅兵参加联军。

    就这样,一个内部矛盾重重,七拱八翘的联军组建出来了。

    接下来2个月时间,联军陆续在占城境内一处小城集结。

    心惊胆战的占城人如临大敌,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生怕被人一朝给灭了。

    事实上,顺手灭了占城的提议早就出现过,不过在穿越者内部被否决掉了:眼下占城留着比灭掉用处大,要用来牵制郑氏朝廷。

    从理论上来说,这样一只散乱矛盾的联军,是没有战斗力的。然而对于穿越者来说,有这样一只部队就够了炮灰而已,质量高不高无所谓。

    这两个月时间,负责组建联军的开拓队司令王博没干别的,全部时间都用在了军队的防疫培训上。

    未来他要在南亚这些热带地区经营,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遇到雨季部队就休息。

    而阻碍军队在雨季行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防疫。

    雨季对于古代军队的摧毁是致命杏的。湿热多蚊,缺乏卫生防护的环境,可以一夜间让一支强军集体患上痢疾,也能让军队倒在疟疾面前。

    事实上不论中外,绝大多数的战役都是在寒冷天气下进行的。在古代,湿热,对于群聚军队来说,那是比敌人都厉害的生化杀伤环境。

    靠着2000开拓军的后膛枪,以及全力配合的阮氏部众,王博最终花了2个月时间,将联军的卫生观念从无到有的建立了起来。

    这种卫生观念,别人看在眼里,可是学不来。光大批的消毒水和漂白粉,就不是任何一家军队能提供的。

    时间一晃到了6月下旬。磨合完毕后,总督府下令,联军开拔目标:西贡城。

    比起西贡这个明朝才出现的名字,后世国人因该更加熟悉另一个名字:胡志明市。

    湄公河三角洲是中南半岛最南端的富庶平原。此地位于越南和泰国中间,全年高温,土壤肥沃,水网密布,水稻种植历史悠久,是亚洲水稻单产最高的地区。

    座落在这片核心地区的西贡,由于处在水系中心,又担当着海港功能,早早就从渔村发展成为了一处重镇。

    和后世的石家庄一样,这个过程是被历史自然推动的。西贡的发达在多个世纪前就有了眉目,到了明代,更加成为了一处重要的贸易港口和粮食集散地。

    明朝间接影响了这一点。

    明朝,从永乐三年至宣德八年,大明帝国派遣郑和七下西洋。

    七次下西洋,确立了中迎王朝最新的朝贡贸易体系。

    之后,东西亚、中东沿海、东非等诸多邦国纷纷对明国开展贸易(朝贡)。

    于是,西贡成为了西来朝贡船只停泊的重要港口。

    久而久之,这里才被称为“西贡”,是汉语“西方来贡”的意思。穿越者降临这个时间点,西贡这一战略要地,目前还是属于柬埔寨王国。

    此时的柬埔寨王国地盘不小。其国不但囊括了后世地图上北方的高原,还掌控着下游的湄公河三角洲。

    和北方高原对应,湄公河三角洲由于是平原地带,所以在这个年代被称之为“下柬埔寨”。

    而三角洲上最重要的西贡城由于其特殊地位,柬埔寨王国甚至专门派遣了副王镇守此地。

    然而这种局面很快就要改变了。

    真实的历史上,南越这一次战败的阮氏政权,在抵抗北越侵攻的同时,还不断向南拓展,最终吞并了占城国。

    占城国是越南狭长地图的最南端。

    吞并了占城国,南越阮氏就会面朝大海。那么接下来,彼辈自然会将目光投向西南方向富庶的三角洲。

    这一历史进程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最终,就在十七世纪,湄公河平原,包括西贡在内的平原土地,都被越南并入了版图,成为了后世人们熟知的越南领土,以及胡志明市。

    而这一次的联军,虽说最终目的是大城王朝,但是第一阶段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挡在面前,处于产粮区中心的湄公河平原了

    号角声中,武备简陋的士卒,抗着同样简陋的竹梯,冒雨冲向了高大的西贡城。

    一场传统的攻坚战就此开始。然而随着城头上的抵抗,这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没过多久,丢下了一些尸体的攻城者败退回了出发阵线。

    西贡城外,往日的市集已经变成了由壁垒和壕沟组成的第一道战线。

    战线后方,有一处富商修建的,少见的二层石砖结构宅楼。这处宅楼如今早已人去楼空,被外来者占领,成为了前线指挥中心。

    二楼的楼顶上,之前就有搭好的竹棚,大概是商人用来休闲饮茶的,这会正好用来避雨。竹棚下,一众坐在竹椅上的大人物,观察着前线败退下来的士卒。

    “放饭吧,午后再攻。”

    放下望远镜的王博,在又一次观赏完土著拙劣的攻城表演后,表情淡淡地发话了。

    王司令左手边,紧挨着他端坐的,是之前的败军之将:阮氏首领阮福源。

    着一身短袍的阮福源,同时放下望远镜,点头附和:“也是,正午已过,该放饭了。”

    话音落下,一旁早有准备的勤务兵就端上来了两个铁盘,里面是稻米和鱼肉碎粥。

    战场上没有那么多讲究。包括司令在内的一众联军将领,端起饭碗就吃。

    不过阮福源这个半老头貌似操心的事多。刨两口饭后,他抬头看了看天銫,若有所思地说道:“午后怕是要放晴!”

    想到这里,阮福源又偏头对一旁穿着民族服装的两位将领说道:“是好事,午后要请二位出手了。”

    两个身上挂着金饰,僧袍外面穿着铁甲的占城佛学将军,貌似已经习惯了这种局面。闻言点点头,起身下楼去安排了。

    这时候,貌似在联军里很吃得开的阮福源,回头和王博相顾一笑。

    6月下旬发兵的联军,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和行军后,在8月份,缓缓推进到了西贡城下。

    今天,已经是联军攻城的第七天了。

    肉眼能看到的,西贡城头上柬埔寨人的抵抗意志已经消沉了许多,现在连北越那支出工不出力的炮灰队伍,都能打得有模有样了。

    而这一切发生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昨天以开远号为旗舰的舰队,带着大批补给物资,强行闯入了湄公河入海口,炮轰了两岸。

    城头上的守军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