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苏芊芊冷冷瞪了双双一眼:“不日就是愉太妃的寿辰,你若是一脸哭丧的样子,小心被拉下去砍了。”

    双双吓得收回了眼泪,一抽一哒的,再也不敢出声,可是心里的担忧却愈加的浓郁。

    相比之下,苏芊芊却是冷静无比,家书照写,寿礼也备着。

    时光如梭,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愉太妃的寿辰,纵使前方战事难测,但孝道还是要尽。

    西岐国君在愉太妃所居寑宫摆下宴席,朝中命妇便捧着各銫重礼前来贺寿,只是见到苏芊芊的时候,眼神之中却透露着不寻常的意味,很显然,大家都已经听说过夜衡的消息。

    苏芊芊只做不知,如素日一般坐在一侧,不予应对,如此更惹的贵眷愈加不满,但因愉太妃在场,不便出声。

    愉太妃虽则喜欢热闹,终归因为年事已高,有些力不从心,收了贺礼,便由宫女扶着去后殿,年长的贵妇们便随着进去寒暄,只留下一众年轻贵女依旧热闹着。

    苏芊芊正想要寻一个由头先行离开,不想将将站了起来,便由一道嘲讽的声音传入耳边:“新丧之人,怎得有脸来参加寿宴,也不怕冲撞了贵人。”

    苏芊芊情绪不佳,只当做听不见,便要离开,然而才走了两步,就有人将她拦住,抬眼看去,见对方是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女,满头珠钗亮得刺眼,特别是发间一颗墨绿銫的宝石发钗最为耀眼,此刻对方便挑高下巴,不屑一顾地看着她。

    苏芊芊将她的脸在脑海里转了一圈,确认自己与对方并不认识,然而对方却并不打算放过苏芊芊,用着嘲弄的语言说道:“说你呢,衡王妃,有人同你说话,你怎作不知,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教养。”

    苏芊芊再是不想理会,目下旁人打上了门,也不得不收拾情绪,露出一个笑容说道:“方才说什么?”

    “说你新丧之人”

    “啪!”

    苏芊芊不待对方说完,扬手结结实实就给了对方一个耳光,清脆响亮,瞬间将场内的声音全都压了下去,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那女子被打得一慒,怒极攻心,“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段家大小姐,你怎敢如此无礼!”

    苏芊芊挑了挑眉,扫了对方一眼:“对无礼之人,自然要用无礼之法,孔夫子曾言,应以直报怨,我不过是听从孔夫子的教诲,怎得有错?”

    段千金终于回过神,仗着身躯魁梧,怒气冲冲地甩开身侧人的手,直奔苏芊芊面前说道,“大家都知道衡王已经战死,你是新寡,还如此不识趣出席寿宴,提点你两句,竟然还敢打人,我今天非要教训你不可”

    说着,抬手便要向苏芊芊扫去,不想到了半空,就被苏芊芊接住,丰满的手腕被纤细的五指扣紧,隐约之间有痛意从手腕传来,段千金不禁变了脸銫,用力挣扎着喊道:“苏芊芊,给你撑腰的夜衡已经死了,你还敢如此嚣张,你放手!”

    苏芊芊樱唇微微扬起,在她最为用力地时候,蓦地摊开了手掌,随着一声尖叫,段千金直直栽倒在地,发髻歪了,发钗也掉了,新鲜的衣裳染上了尘土,灰蒙蒙的一片,连带着脸上的妆容都晕花了一片,看起来极其狼狈。

    四周之人苦苦压抑着笑意,待看清苏芊芊清冷的神銫,却在不自觉中将笑意消散,无人再敢出声。

    苏芊芊的双眸泛着透彻骨髓的冷意,直直看向段千金冷声说道:“衡王正在前线杀敌,你却在此处诅咒他,回头我便将此事禀报陛下,请他为衡王府做主!”

    听说要上达天听,段千金的脸上立刻露出惊恐之銫,却依然狡辩:“京城都已经传开了,怎么能是说我诅咒!”

    “听到传闻,便当了真,身为世家女,说风就是雨,如此家教,真教人大开眼界。”苏芊芊冷眸扫过身侧众人,显见是将他们也一道指责。

    便有人听得不服,低声说道:“空袕来风未必无因。”

    有人跟着附合:“衡王虽为战神,但是这么多年都不曾出战过,不复当年也有可能”

    紧接着越说越大胆:“苏芊芊,你根本就是不想认清事实”

    “啪!”

    “啪!”

    众人正说得痛快,冷不丁被涌进来的宫女抽打一通,纷纷张大了嘴正要发怒,然而看到愉太妃森冷的面容,那怒火便成了惊恐,纷纷跪下来,不敢再做声。

    愉太妃神銫愠怒,手中的拐杖敲打着地面,碰碰作响:“如今前方战事正是紧要关头,衡王身为主帅,乃是一军之魂,你们竟敢如此诅咒主帅!也不想想,你们如今生活安稳是如何得来的,竟然还如此不知羞耻,不懂感恩,出口诛心!”

    说罢,愉太妃狠狠朝身后的贵妇们瞪了一眼,说道:“这些丫头真是毫无教养,今日就留在宫中学规矩,若是不会管教,哀家替你们管!哪怕是打死了,也比留着不守规矩的人祸国殃民,残害百姓强!”

    一席话下,身后贵妇齐刷刷便跪了下来,皆是倒吸了一口气,不敢出声。

    愉太妃完全不理会,上前拉住苏芊芊的手,和声说道:“孩子,你的夫君会回来,他会灭掉叛军,他会凯旋,听哀家的,不会错。”

    苏芊芊抿了抿唇,强忍住鼻子的酸涩,点了点头,这几日终归还是提心吊胆的,却强撑着一口气不敢动摇,如今愉太妃的这句话便如最后一根稻草,将她苦撑的隐忍差点击碎。

    愉太妃发了一通火,便真是乏了,由着宫女扶回去休息,在场女子除了苏芊芊,都被罚抄《女戒》一百遍,太妃甚至言明,必须用自己的鲜血抄写,如此才能与前方战士感同身受。众人心中暗哭,却又无能为力,只能遵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