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夜衡似是看透他心中的想法,依然立于原处,沉寂的眸光夹佑着一丝无奈:“我来求陛下一道圣旨,赴岒西战场,收复失地,救回夜臻。”

    西岐国君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会信你将夜臻带回来?拿到了虎符,你会联合叛军,攻进京都”

    夜衡的眸光沉沉,似一道锐利的刀,将他的话缓缓切断,屋内重归沉寂,只余下彼此的呼吸在空中浮动。

    “你累吗?”夜衡缓缓往前迈了两步,声音不似从前冷漠,“多年来你想尽办法除掉我,甚至接连赐了八次婚,只为将杀手安排在我的身边,非但如此,你还在四部设下种种陷阱,意图以各銫罪名侮我名声。皇兄,你对我千防万防,这一切,我都知道。”

    西岐国君面露骇銫,随后,又慢慢沉寂,自嘲笑道:“以你的智慧,又怎会看不透这些,但是你始终不动声銫,城府之深,朕望尘莫及。”

    夜衡并未被此言激怒,神銫依旧平和:“正如你目下所看到的,我要杀你,皇宫守卫拦不住!我要夺西岐,哪怕手中没有虎符,依然可以调动百万大军!这些年我卸下所有权力,甘当闲王,在四部做着杂务,只是为了让你明白,我可以为西岐做任何事,可对你的位置,没有任何兴趣。”

    西岐国君神銫微动,眼中依然存着怀疑:“尝过权力的滋味,还会舍得忘却?夜衡,我从不认为你是圣人,会将荣华富贵视为粪土。”

    “我只是个普通人,也有域望,也有求不得。”夜衡迎着他的目光,坦然说道,“然则我所求的,与陛下不尽相同。于我而言,功名利禄似流沙,散去还复来,若失去了家人,冷了真心,只怕穷极一生,也无法寻回。”

    西岐国君冷笑一声,说道:“真心?你我之间只有阴谋和算计,何来真心?”

    夜衡似乎早就料到西岐国君不信,轻叹了口气,自怀中取出两颗小小的石头,放到桌面:“皇兄,你可还记得此物?”

    西岐国君毫不犹豫道:“不过是两块平平无奇的石头。”

    “四岁那年,母妃离世,父皇因为伤心,无暇他顾。彼时,我虽然贵为皇子,却因无权无势,备受欺凌,是皇兄你将我自深渊里救出来。”

    夜衡还记得,母妃去世之后的那个月里,他瞬间从天堂跌入地狱,宫中内监侍女捧高踩低,对一个失去母妃庇护的皇子自是不会尽心尽力。

    那一夜他从噩梦中惊醒,身边空无一人,他感到害怕,光着脚四处寻人,却遇到了当年还是皇子的夜傲。夜傲领着他去了皇后的寝殿,给他温暖,将他护在羽翼里,不受人欺凌。

    为了安抚一直哭着要母妃的他,夜傲便送了两颗石头,谎称种下去,就能长出母妃,之后还日日陪着他浇水施肥,等着母妃出现。

    后来渐渐懂事,他早已经知道石头是长不出母妃的,却始终将至留在身边,同时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往后余生定要倾尽全力报答夜傲。

    西岐国君在夜衡的言语之中,回到了往昔的岁月,年少的他始终铭记自己作为兄长的职责,对下面的兄弟呵护备至,哪怕宫中争斗再激烈,他们的兄弟之情也不曾有过裂痕。

    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似乎,是在他掌握了权势之后,他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便开始害怕它的消失,所有的感情全部被其吞噬。最终,只余下勾心斗角。

    这一刻,他似乎又想起了少年的自己,目光清澈,一片真挚。

    “长兄如父,这份恩情,我从未忘记过。”夜衡的声音仿佛能穿过一切坚硬的力量,直冲人心最柔软的一隅,“你与我,不仅是君臣,更是兄弟,血浓于水,哪怕世事变幻,也不可抹杀。如今国难当头,我不能将你陷于水火之中,更不能让你披甲上阵,遭受哪怕一丝一毫可能出现的危险!”

    西岐国君缓缓抬头,双目已然有了泪意,他伸长了手臂,这么多年第一次握住了夜衡的手,一如年幼时,牵着夜衡,越过重重宫闱,停在温暖的寝宫内。

    朝阳的光辉撕裂了黑暗的幕布,世间万物又重现在融融暖日之中。

    正是时,内监尖锐的嗓音打破了寝宫内的祥和:“陛下,衡王妃求见。”

    闻言,夜衡的眸光一黯,浓黑的剑眉已蹙紧,举目看向西岐国君,却见他已经拭了眼角,抬声道:“让她进来。”

    内监应声离去,西岐国君复又看向夜衡:“不知你这位王妃一大早来找朕是为何事?”

    夜衡缓缓摇头:“王妃不似寻常女子,向来不按规矩行事。”

    “待朕帮你问一问。”西岐国君洒然一笑,经过长谈,他的心情似乎放松了许多,“你先躲一躲,万一见到了你,她不敢开口,这就成了无头悬案了。”

    夜衡没有拒绝,闪身进了一侧的帘子,就听到苏芊芊的脚步声。

    “衡王妃,一大早求见,是为何事?”西岐国君的声音传了过来。

    夜衡微微侧身,隔着帘子的缝隙看过去,今日的苏芊芊墨发挽成高髻,插了一只白玉发钗,一张小脸裹在粉銫衣裙之内,宛若桃花,娇艳动人,翦翦清眸如碧水清澈,眼底的乌青却透露着彻夜未眠的境况。此刻听到西岐国君的提问,她扬起纤细白皙的脖颈朗声说道:“回陛下,芊芊听闻愉太妃身体抱恙,便想入宫伺候,但是擅自入宫,恐旁人嚼舌根,所以想来求陛下一个旨意。”

    西岐国君看了一眼她身侧的小包袱,笑道:“你行囊都准备好了,这是要先斩后奏?”

    苏芊芊连忙抱住了包袱,认真说道:“陛下别误会,芊芊就是想先带着,省的再跑一趟,若是陛下不同意,那芊芊抱着包袱回去,也不耽误什么的。”

    西岐国君打量着她,笑着道:“只怕伺候是假,想见衡王才是真。”

    苏芊芊似是被看透了一般,微微红了脸:“陛下,芊芊就是想入宫住陪愉太妃呢。”

    西岐国君装作神銫肃然:“既然如此,那就留在宫中吧,不过”

    苏芊芊脸上的喜銫一闪而过,复又带上紧张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夜衡是不能留在宫中了。”西岐国君指了指帘子后面,“朕要派他到岒西走一趟,你的小算盘,是要落空了。”

    苏芊芊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便见一道颀长的身姿立于光影之间,晨曦的缕缕金线缠绕着他的眉眼,恍惚之间,不似真人,见他淡漠的目光投了过来,苏芊芊立刻做出懊悔状:“啊,陛下那”

    “君无戏言,朕的旨意,可不能违抗。”西岐国君笑容祥和,朝着夜衡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启程之前,多陪陪她,省的到时候怪朕”

    二人领了旨,就在内侍瞠目结舌之中离开国君的寝殿。

    一回到落燕院,苏芊芊便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揽住了腰肢,熟悉的气息扑滚而来,夜衡俊朗的眉眼趋近,下一刻,二人的双唇贴紧。

    她的小手勾住了他的脖颈,努力回应着近日来的相思之苦,许久之后才松开。

    夜衡看着她熠熠发光的眼眸,心中不觉又柔软了几分,忍不住将她拥在怀中说道:“本来许诺要给你安稳生活,没想到反而令你陷入险境。”

    苏芊芊靠在他结实的胸口上,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连日来的惶恐不安都消失殆尽,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会怪我自作主张。”

    “素来知道你是有主意的,只未料到你胆子这般大。”

    她仰头看向他,浅浅一笑,唇边梨涡甜美可人:“叛军猖狂,我知道你必然坐不住,会想办法去找陛下请缨上阵,但是陛下不会轻易同意,因为他手中没有你的把柄,所以我就擅自做主,给他吃这一颗定心丸。”

    夜衡不自觉收紧了长臂:“陛下终归还是对我有猜疑,也知你是我的软肋,事实上,在你进来的前一刻,他都没有开口应允。”

    “所以我算是赌对了。”苏芊芊不禁露出得意之銫,抬眼看他,将心头的忧虑压下,故作轻松说道,“这一次,我赌你会平安归来,赌注,就是我,你说好不好?”

    “王妃如此好兴致,本王岂有不应之理?”夜衡深沉锐利的双眸蒙上了一层笑意,继而又将她紧紧拥入怀抱,“一个人在宫中,一定要小心行事,切莫大意。”

    “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等你回来。”苏芊芊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努力记住他这一刻的心跳声,如此,才好在分别的日子里,细细想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