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苏芊芊自落燕院归来,就病倒了,对外只说是在大殿受到了惊吓,才回过味来,实际上

    苏芊芊面銫铁青地躺在床上,生无可恋地说道:“我以后,再也不吃蟹了”

    双双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姐,还记得前年宫里办了蟹宴,你后来腹泄之后,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双双说罢,更加为苏芊芊发愁,明知道自已吃不得蟹类,偏又记吃不记打。

    苏芊芊连瞪她的力气都没有,轻轻拍了拍床板,俨然一副行将就木的姿态。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便听到外头小丫鬟来禀,说夜锦华听闻她病了,带了御医前来为她看诊。

    苏芊芊气若游丝地应道:“就说我已经寻了良医,不日就可痊愈。”

    小丫鬟还未回答夜锦华的声音先行传来:“六皇婶,侄儿请的是绝世神医,必然比你那良医好用。”

    苏芊芊暗骂这小子没点眼銫,自己这副手软脚软的模样怎能见人?

    那边夜锦华没等到她出声,便又开口:“看六皇婶的样子病情应是十分严重,我先请御医进去了。”

    话音未落,便有人影随着脚步声进了屋,双双正准备拦住他,待见到对方的脸,连忙福了福身便离开。

    御医缓缓走近苏芊芊,取下了帽子,赫然便是夜衡的脸。

    “陛下放了你了?”苏芊芊一喜,转念一想,立刻否认,“不对,如果放了你,不是这么回来的。”

    “听闻你病了,便回来瞧瞧。”夜衡将帽子置于一侧桌上,径直走到床边,自怀中取了一粒药丸子喂她,一面道:“脾胃撑不住,怎不早说?”

    苏芊芊乖巧地张开嘴将药丸吞入腹中,心头浮荡着一股暖意,夜衡或许并不知道,如今的他变了许多,似是上仙入了凡尘,清冷之下,是温柔的心。

    苏芊芊并不道破,只轻轻笑道:“那不是不想辜负你的一番美意么。”

    夜衡哪里瞧不出她的意思,修长的手指轻刮了下她小巧挺直的鼻:“贪嘴。”

    被揭了底,苏芊芊也不气恼,不知道是因为药丸起了效用,还是见到他心情愉悦,身体也不似先前那般软绵绵的,抬了手臂,头一次主动圈住他的脖颈说道:“王爷甚小器,前头八位王妃莫非是被你饿死的?”

    “你与她们不同。”夜衡看着她,眸銫微一沉,“她们是死在我的手上。”

    夜衡说罢,平静地看着她的脸瞬间变白,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说道,“怕了?”

    “怕。”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只她们之中任何一人得手,那么我此生,便不可能遇到你了。”

    夜衡的手一顿,讶异地看着她:“苏芊芊,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

    苏芊芊怎么不知呢,自从知道自己“霉死男人”的状况乃是人为之后,她对夜衡的前八位王妃也起了疑心,只是寻不到合适的时机问明白,此时他主动提起,她也不避讳,仰头认真问道:“我一直想问,这件事是不是也与我相同,有人暗中指使?那人权势胜于你?”

    夜衡看着她严肃而认真的小脸,片刻之后,唇角微弯,说道:“你可知道,秘密知道太多的人,活不长久。”

    苏芊芊挽住了他的臂弯,毫不犹豫地问道:“跟你在一块,知道或不知道都会有这些麻烦,我从不怕麻烦。”

    浅淡的笑容覆盖了原先的冷漠,夜衡的眼眸之中倒映着她笃定的脸,他很想现在就封住她那双娇艳的唇,却最终忍住了心思,缓缓将过往说与她听。

    当年那场战争之后,西岐国君表面上对夜衡宠爱有加,实际上却对他万分忌惮,在很久之前,就对他萌生杀意。

    虽然有这样的心思,但是西岐国君并没有表露出来,反而将夜衡捧到了最高位,之所以一直宣扬要废掉太子,将皇位传给他,一面是要激起太子对他的怨恨,另一面也是想要看看,到底是谁会巴结夜衡,他好借机铲除异己。

    至于衡王府前八位王妃的死亡,都是西岐国君促成,她们表面上的身份有很多,但是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杀夜衡。

    然而夜衡对此早有警觉,所以她们最终都没有得手。这些女刺客因无法完成任务,自知没有活路,有些自尽有些急火攻心以致于郁郁寡欢而亡。

    对此,西岐国君心里愤怒,面上却不显,暗地里派人将他“霉死王妃”的消息宣扬了出去,如此一来,便无人敢将女儿嫁入衡王府,也就断了夜衡通过联姻获得助力的可能。

    而苏芊芊的出现,是个意外。

    西岐国君在苏芊芊到来之时,已经打听过了她的底细,虽说自己一手制造出夜衡的名声,但是因为苏芊芊在东陵的动静很大,他极为惜命,纵使心有怀疑,也不敢将自己拿来实验,正好将之丢给夜衡。

    西岐国君心中笃定夜衡曾与东陵多次交手,苏相绝不会被其所用。

    听罢这些,苏芊芊不由心疼地抱紧了夜衡的手臂,问道:“其实我没弄明白,陛下为何偏宠臻皇子,太子再不经事,也不致如此算计?”

    “陛下算计的不是太子,是段皇后。”夜衡应道,“当年陛下之所以能够登基,全赖段家,所以段家一向以从龙之臣自居,陛下早就已厌烦,自然对太子全无好感。”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口气是轻描淡写的,苏芊芊却从中听出了刀光剑影。

    “陛下是要你和太子两败俱伤的,如今的情况并非他所要的结果,你打算如何应对?”

    “见招拆招!”夜衡波澜不惊道,“只是近日风波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去别庄暂避些时日。”

    “我与你共进退,既是夫妻,自然要”

    后续的言语全都被堵住了,他的吻疯狂而炙热,似乎是要将旧日积压的情感悉数送出,苏芊芊的手不由地环住他的脖颈,同样不再隐藏自己的心思。

    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苏芊芊的顾虑已经消失,特别是因为和亲这层身份所带来的担忧更因此而消散。

    身在漩涡之中,往后的日子注定是不会平静的,可是她一点都不害怕。她知道这个男人有足够大的力量可以保护她,而她同样也下定了决心,要与他共同进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