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苏芊芊微蹙秀眉,扶住了她,淡声说道:“我已经知道夜衡出事了。”

    孟若华一听,愣了一下,继而用开她的手怒道:“你夫君被软禁了,你却一点都不着急,良心在何处?!”

    双双最见不得自家小姐被骂,一听此言,忍不住上前道:“太子妃慎言,我家小姐是临危不乱,倒是你,对别人的夫君操这么大的心,也不怕人说闲话!”

    “我”孟若华急得一滞,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表哥都要死了,我怕什么嫌话!”

    苏芊芊自她话中听出了些许不对,挥手止住双双,拍着孟若华的肩问道:“太子妃可是得了什么消息?”

    孟若华抽了几下气,才缓过劲来,一一地应道:“我听到他们说,要让表哥出不了落燕院。”

    “他们?你是说太子?”见到孟若华点头,苏芊芊困惑问道,“太子不是忙于厨事么?”

    “都是段家表哥的主意。”孟若华说着,眼中冒着怒气,“太子这些时日一直都在为我做各种美食,段表哥新送的食谱都还没做完”

    张嬤嬤见孟若华的话又要往外拐,忙上前接着道:“太子这些时日倾心于庖厨之中,又因为段公子送了几本秘制食谱,如今对他是极其信任,许多事务都交由段公子决定,今次更是向太子进言要用此事令六王爷永不翻身。我们本来想听听是什么事,但是被段公子赶出来,小姐担心六王爷的安危,就急急前来提醒六王妃早做防备。”

    苏芊芊垂眸看向张嬤嬤,目带怀疑:“照说,张嬤嬤不该让太子妃走这一趟的。”

    张嬤嬤知道苏芊芊的意思,她跪下身,伏首说道:“老奴也是知恩图报之人,王妃数次宽宏大量,甚至不计前嫌赠送灵药,老奴若是再以怨报德,怎配当孟家人?”

    张嬤嬤说得极为含蓄,苏芊芊已知其意,张嬤嬤顿了顿,又道:“更何况,王爷也是孟家女的后人,于公于私,都应来此。”

    张嬤嬤一面说着,孟若华一面点头,未了,她拉住苏芊芊的手说道:“六皇婶,怎么办?段浪手段毒辣,一定会弄死表哥的!”

    张嬤嬤城府极深,但孟若华却截然不同,苏芊芊见她满脸满眼的焦虑,心下已有了计较,伸手握住她的手说道:“太子妃先莫急,你看,脸上都急出皱纹了,我这有祛纹凝露”

    “都这时候了,还说什么皱纹,什么袪纹凝”孟若华脱口说了一半,忽然表情一僵,下一刻立时慌张喊道,“嬤嬤琉璃镜!琉璃镜快拿来。”

    待张嬤嬤将镜子送上来,她忙凑近了仔细瞧,脸上满是惶恐,声带哭腔道:“我就知道我不能操心,我就知道”

    苏芊芊伸手将袪纹凝露往前一递,孟若华忙不迭便接过来往怀中一塞,随即后知后觉想到了什么,讪讪道:“六皇婶,我今天来不是”

    “即使如此,那”

    孟若华一听苏芊芊有收回之意,忙抱紧了胸前的袪纹凝露。

    苏芊芊贴心地叮嘱道:“这袪纹凝露需得洗净了脸再用才有奇效。”

    听罢,孟若华便拉着张嬤嬤急匆匆地离开,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试试着袪纹凝露的功效。

    双双直等到他们离去,才露出不快:“小姐,你说他们这话能信吗?”

    “能信。”说罢,苏芊芊伸了个懒腰,转头问双双:“昨晚的野味还剩多少!“

    双双惊道:“小姐,你还吃不够么?”

    苏芊芊嫣然一笑:“即然陛下不禁止探望,那咱们准备准备,下午进宫和王爷继续吃兔子!”

    双双忍不住问道:“小姐,这不腻吗?”

    当日下午,苏芊芊在落燕院吃完了带来的所有兔子后,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极想告诉双双,夜衡的手艺如此了得,吃一辈子都不腻。

    夜衡看着她一脸满足的脸容,素日里冷若冰霜的面孔似乎也被这碳火融化,薄唇微微弯曲,无瑕的五官完美得令人忍不住惊叹。

    苏芊芊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有此讪讪地摸了摸,抬头朝身边的夜衡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光顾着吃,主要怪你的手艺太好。”

    夜衡毫不推辞地背锅:“怪本王。”

    “为了将功赎罪,你要多动手。”苏芊芊趁势提要求。

    “如何动手?”他往她身边靠了靠,下一刻,手臂已经圈住了她,投喂了一晚上,纤细的腰肢圆了不少,这手感也好上了几分。

    “当然不是这个”苏芊芊对他的行动力表示佩服,对他行动的方向充满了恐惧,只得红着脸半推着他。

    “或者是”长指勾起她尖尖的下巴,他的目光遮住了她所有的视线,看得她心也抑制不住地狂跳,日光为他完美的面容镀了一层金辉,原就无暇的五官因为微微上扬的双唇,生动地令人脸颊发烫。

    下一刻,她的呼吸便被他强势夺走,辗转在舌尖的气息霸道而清冽,完全不给她留下任何余地,直到她的双脚发软,他才放过她,漆黑的眼眸因为方才的浓情,仿佛点亮了漫天星光。

    苏芊芊捂着胸口大口喘息,却舍不得从他的身上挪开目光,心中暗道,动不动就没办法呼吸,这样的消食方法真的不会减寿吗?

    可是她还没办法拒绝,因为吃人嘴软!

    夜衡得了好,心情愉悦了许多,目光扫过她的腰肢,便拉着她的手,慢慢绕着院子消食。

    苏芊芊缓过了气,忍不住说道:“你的技艺如此高超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这是行军学会的本事。”夜衡放低了声音,目光幽远,仿佛飘到了夜空之上,“行军中总有物资匮乏之时,为了活命,必要挑战任何未知,才能保证自己的生存。”

    夜衡说得轻描淡写,苏芊芊却似是能感受到其中的艰辛,她轻轻叹了口气,略为感慨说道:“虽是没遇上,也能想象得到,少时生活平稳,总以为世界都是和平的,大一些方知,身边处处是算计,既便身边没有刀光剑影,并不意味着远方就没有战争。”

    夜衡看着她面露忧伤,心下自是不舍,他抬手将她的手定在掌中,低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浮荡:“你今日几度域言又止,可是发生了什么?”

    见他已经察觉,苏芊芊没有半分迟疑地回应,将太子妃来府之事告知,随后一双明眸蕴着丝丝担忧,“我觉得不似作假,但又怕自己判断错了,误导了你,所以才在犹豫。”

    夜衡并没有立即回应,双眸微凝,似陷入思虑之中,脚下的步伐并未停过,直到在地上踩出了杂乱的脚印,才顿住了脚步,看向她:“你的消息让我想清了关键。”

    闻言,苏芊芊露出喜銫:“那可想好了脱身之策?陛下将你关在这儿,又把审案之权交给了太子,其心昭然,当下你又被困在此”

    夜衡仰头看了看四周的高墙,不以为意道:“区区四堵墙罢了。”

    依旧是不可一世的口吻,却令她的心跟着安稳了许多。

    夜衡不域与她继续这话,只道,“方才我已令长翼派了些人暗中保护你,倘若看到奇怪的人跟着,不用理会。”

    苏芊芊心知他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便安慰地道:“我爹的人也会保护我。”

    夜衡却将她一把扣在脸口:“你是在质疑为夫的能力?”

    他的能力她自然是清楚的,在彼此遇到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心里已经无可避免地倾向了他,那种生死之间的依赖感,怕是此生都抹不去。

    思及此,她轻掀樱唇,露出一抹笑意:“即要护着,那得一辈子,半途而废,我可不许。”

    夜衡的手微得一顿,倏得将她拥地更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