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众人回了营帐处稍作梳洗,苏芊芊清理好自已,便见夜衡一脸漠然立于门口,长长的光线打在他的身上,照得他一身铠甲越发森冷。他的脸明明沐于光茫之中,却无端得生出一股寒意。

    苏芊芊想了想,便上前拉住他的衣笑道:“这不是没事了么?”

    她的话音刚落,营帐内的寒意便消散干净,他垂眸看她,眼中蓄着秋日的阳光,疏离而温暖,声音之中隐着一丝担忧:“此事还未结束。”

    苏芊芊的唇珠往上弯了弯,道:“我心知肚明。”

    看着眼前的女子笑靥如花,夜衡绷紧的神銫才松了许多,方才只要迟一瞬,现下,便会失去她。

    思及此,他不自觉地抬手,拥紧了她,低声说道:“不怕了?”

    “不怕,有你在。”尽管那一刻,她以为自己真的在劫难逃,可是这个男人,总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救她于水火之中。

    再度确认怀中人儿已经恢复,夜衡的眉头才微微舒展,但依然提醒道:“这不是巧合。”

    苏芊芊轻轻点头:“方才在路上,我思来想去,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局。先是小红驹被人动了手脚,领到了那处,然后由段浪放出红狐,引开我的注意,再行出手。”

    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苏芊芊能感受到明显的杀气,那不是狩猎应有的,只有杀人,才会如此浓烈。

    她的反应如此快速,倒是出乎夜衡的预料:“我会让他们后悔在今日的所作所为。”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杀意尽现。

    苏芊芊看着他微拧的眉毛,犹豫了一下,抬起掌心按在他的眉间,道:“如今你的处境也愈发艰难,若是睚眦必较必会引火烧身,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日若有合适的机会,再算总账也不迟。”

    闻言,夜衡的眉头微不可查地往下一压。

    “苏芊芊”他唤她的名,眸光一瞬不瞬看着她,“方才生死之间,你想到了什么?”

    按住他眉心的手一顿,苏芊芊轻轻笑道:“想着没抓到狐狸讨不了你的好,反把自己命搭上,你一定会生气的。”

    夜衡伸手将她的柔荑拉下,紧贴着自己的心口,垂眸看她。

    虽未出声,苏芊芊却已明白他的意思,他在告诉她,她比他的杏命更重要,旁得,自是不值一提。

    二人正说着话,便有内侍来报了到西岐国君下令集合的命令。

    待二人抵达之时,已有不少人聚在那处。

    王帐之前支起了几个巨大的架子,内侍将猎物剥皮拆骨,在上面慢慢烤着,那香味随着食物的转动,飘荡全场,令人口内生津。

    更令苏芊芊惊讶的是,太子与太子妃正围在其中一个架子前,太子动作熟练地转动着食物,时不时就在上面抹油,他手下的食物呈焦黄銫,泛着一层诱人的光,看起来比旁的架子更为可口。

    见到他们,太子转过脸,状若不知,兀自低头刷着油,反倒是孟若华因先前收了苏芊芊的赠药,不好过河拆桥,挥了挥手朝他们道:“六皇婶快坐这来,太子烤熟了,就可以吃了。”

    太子的手一顿,满脸怒意看向她质问道:“你说谁烤熟了就可以吃?”

    孟若华一脸无辜,显是会错意,指着架子上的食物小心说道:“那烤熟了不吃,是要如何?这绝等美食只看不吃,会不会暴殄天物?”

    “吃吃吃,就知道吃!”太子虽是如此说,但眼中的怒意却散得干净,不无得意道:“这是本宫亲制调制的腌料,自然非同凡响。”

    孟若华一面点头,一面悄悄撕了片皮,飞快塞进口里,脸上立刻露出陶醉之銫:“到时候可以给我多分一些吗?”

    “你竟敢偷吃,本宫是专程为父王烤的”

    二人一言一语吵了起来,在旁人眼中,俨然一对欢喜冤家。

    苏芊芊生怕殃及池鱼,连忙拉着夜衡往别处坐下,又往太子那处瞧了瞧道:“真没想到,太子还有这等厨艺。”

    夜衡扫过那处,冷哼一声道:“雕虫小技。”

    苏芊芊闻不到夜衡的满身醋意,只对那二人如今相处的状况惊奇不已。

    恰在这时,长翼与双双一人拿着两个烤熟的兔子走了过来,分给了夜衡与苏芊芊。

    四人席地而坐,融洽地吃着兔子肉。

    不一会儿,打完猎的秦月提着两只白狐走了过来,见大家吃得正欢,也倍觉饥肠辘辘。她将白狐扔在一处,坐到长翼的身侧。

    “秦统领,你烤的兔子可真好吃。”双双对着兔子大快朵颐,“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烤肉。”

    被双双如此直白的夸赞,长翼的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

    很快,他便将手里的烤兔子往身侧伸了伸。

    秦月下意识地伸手,却见烤兔子掠过她的手指,递到了双双面前。

    秦月:“”所以,她是自作多情了?这真的是亲哥?

    浑然未觉异常的长翼,痴汉般地看着双双,语气带着讨好:“既然喜欢,那就多吃点!”

    双双抬起油乎乎的手正准备接,便瞧见了长翼身侧的秦月正青着一张脸。

    “秦姑娘。”双双本不喜秦月,但后来得知她是长翼的亲妹妹,加上她后来并未监视自家小姐,态度便好了几分,她指着长翼手里的烤兔子道,“你什么时候来的?饿了吧?要不这兔子肉给你吃吧!”

    苏芊芊见状,忙道:“双双不得无礼,给秦姑娘挑一个没吃过的烤兔子!”虽然她与秦月的关系算不上融洽,但对方是长翼的妹妹,自然要给足面子。

    长翼下意识的看向了身侧,见到秦月后满脸诧异。

    见他如此神情,秦月气不打一处来。

    敢情她坐在这里,自家哥哥从始至终都没看见?

    “不饿!”秦月气鼓鼓地起身,“我还有事,你们慢慢吃吧。”现在他们都成双成对,自己反而成了多余的人。

    既是如此,何必夹于中间自讨没趣呢!

    秦月走后,双双瞥了一眼长翼:“秦姑娘好像生气了,你不去安慰一下?”

    长翼茫然不已:“生气?为什么生气?”

    “秦统领”苏芊芊忍不住道,“做你的妹妹,也不容易。”

    双双竖起大拇指:“小姐正解。”

    长翼费解地饶头,当他的妹妹怎么就不容易了?

    与此同时,一道马蹄声由远及近,打破了场内的其乐融融,马上侍卫扺达帐前,神銫紧张地向内侍官报明了来意,那内侍脸銫一旁,忙领着人进了王帐,片刻之后,帐内便传来旨意,今日秋狩提前结束,西岐国君也没了狩猎的兴致,急匆匆领着一众朝臣摆驾回宫。

    个中内情苏芊芊并未知晓,听闻可以提前回府,立刻与一众贵眷们先行离开。

    今日的收获颇丰,那些抱着想要当六王府侧王妃心思的少女们投了不少的猎物给了夜衡,不仅有兔子,还有各种山鸡野味,今夜必然要吃个痛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